dark bell

这里阿夕
北极圈冷cp爱好者
专业段子和流水账
非常过激,戾气很重

aph好茶/亲子分/中欧夫妇/初恋组大本命
初恋组是撒在心头上拔不出来的一把玻璃渣
其他吃冷战/好茶前提的all耀or联耀/米列/普列
雷味音痴红色和普洪

es过激杏厨
只吃乙女
Leo杏大本命不动摇
主吃Leo杏/晃杏
其他:弓杏/绪杏/岚杏/真杏/泉杏/mika杏/翠杏/敬杏/兔杏/斑杏
没提到的乙女cp都是all杏前提下能吃,单独拿出来无感

腐向不吃
所有拆写出来的乙女cp的腐向cp统统雷,其余无感

cp洁癖严重,圈地自萌从你做起

放飞自我写了个体育祭聊天体给万藏,写了一半坑了,差点被万藏打死

淡圈声明

本来想说退圈的,但我还是想继续吃粮所以就说淡圈了

但以后是不会产粮了,发这个声明的最主要目的就是让为了吃粮fo的小天使们知道这一点

接下来是一些碎碎念

我不是站在xy太太那一边的,我也认为过度ooc不是好事应该制止,但是现在圈子里给我一种很过激的感觉,非常两极化,要么是ooc,要么就是不ooc,没有中间。

如果把ooc比喻成犯错,那人犯错很正常,被指出很正常,但改正的机会却没有被给予。犯了一次错就被判了死刑。很多人其实有进步,成长的空间,却被你们的一次批判扼杀了。我刚刚看到一个写手的个人看法,然后突然发现,其实很多人对别人的建议都是建立在“我希望ta能写出我心目中的角色”上,而不是“我希望ta能写得更好”。其实很多写手在产粮的过程中会深入了解角色,并不断纠正自己对角色的印象。

请大家给点耐心,去等待这些写手的成长,而不是要一个孩子从不及格马上考到满分。

作为很多人眼里和xy太太一样是盛产低质量热门粮的我一直都很害怕,害怕第二天就会在雷文吐槽中心看到自己的文被挂在上边。

我不会给自己找借口,我的聊天体里的小哥哥们确实是ooc了。我怕的只是自己写文的热情和欲望会被打击,事实上也确实如此。哪怕努力着去产一些正常的文,别人看到我第一反应还是我的聊天体里的小哥哥们ooc了。

在xy太太lof下边被抓住说“既然在这里看到太太你了就顺便说一声太太你文里的小哥哥ooc了”的时候这种感觉特别明显

当然我不后悔写下那些聊天体,哪怕是简单的,投机取巧的文体,我都是花费了时间和心血去写下的。

这段时间是不会再产粮了,就算有脑洞应该也不会发在lof上,应该会投喂亲友。

我真的非常感谢一直对我说喜欢我的文的人,真的给予了我很多勇气。

最后想说的是你们一直说打着爱的名号ooc的人是错误的,那打着反对ooc的过激的你们呢?

其实你们根本就没有两样吧

最近这圈子越来越可怕了

在说段子满天飞的风气不好之前还是先治好乱怼人的习惯吧

这样下去谁敢产粮,一言不合就挂,设定不喜欢就挂,性格不合自己想法就挂

我就开门见山地说,我对那位太太的粮是无感的。我不吃小哥哥×你,所以不会去看她的段子。但我不会去挂,去对别人的喜好指指点点(但是抄袭引用那个确实是不对的

你觉得ooc你就去提建议,和别人理智讨论,而不是一言不合挂挂挂或者开个小号恶语相向

现在你们和ky有什么两样,觉得对方喜欢的和自己不一样就挂就骂就冷嘲热讽

放个假把zz们都放出来了吗

身边也开始有朋友说要退圈了,写这篇东西之前我还在劝她,写完只觉得心累也想退

都冷静一下吧

这回其实不是挂出来骂了,而是你个zz给我把脖子伸过来我要把你的脑袋拧下来

一放假傻逼们都被放出来了吗?

这圈真的不能呆了,吃个乙女被腐向zz针对也就算了,还要被自己圈里的zz骂????

不能接受别人的文,觉得别人私设多,和朋友在背后吐槽也没啥,跑到人家面前恶语相向是真的恶心

你就是小妹妹知道吗,没有素质没有容忍度,以为全世界都要按照你意愿写文的

小 妹 妹

不要顶着杏厨的名字好吗,杏厨表示无辜

不行了不行了,大晚上的看到那种恶心玩意我感觉今晚是别想睡好了

今天的盲狙和a叔的演奏会

a叔最后合照的时候居然恶意卖萌😂😂

他们是要可爱死我吗

涉杏


“可爱的女孩,你是时候该选择你未来的夫婿了。”树上的鸟儿这么对她说

 

 

“但是我不知道我该选择谁。”女孩诚实地回答道

 

 

“这个国家的皇帝怎么样,他拥有至高的权力与地位。”

 

“我对权力和地位没有兴趣。”女孩摇了摇头

 

 

“那隔壁的国王怎么样,他在艺术方面有极高的造诣,还有几个忠诚的骑士。”

 

“虽然我可能会喜欢他的艺术,但我还是不能选择他。”女孩歪头想了一会后回答

 

 

“那不远的地方有一个新诞生的王国,那里的几位领导者都非常年轻有为,他们善良友好,对民众也很亲切,你或许能从他们之中挑选一个作为你的夫婿。”

 

“那个王国听起来真棒,但我或许更想当他们的子民。”女孩的眼里流露出向往

 

 

“挑剔的女孩哟,你到底想找一个怎样的男子作为你的夫婿?”鸟儿无奈地问

 

“我希望我的夫婿会是一个像风一样自由洒脱,为世界带来欢笑的人,他会从身后拿出玫瑰,用他如同夏日阳光般的笑容感染世人。”

 

“那你大概会喜欢他吧,”鸟儿扑哧着翅膀从树上飞到女孩的眼前对她说,“那个在全世界旅游的银发魔术师。”

 

 

 

 

——来吧来吧,许下这份承诺吧,在聚光灯下,在千人眼中

 

 

“这位可爱的少女,你是否愿意和我一起在各地旅游,撒播快乐的种子?”银发的少年微微鞠躬,向少女伸出手。

 

“是的,我愿意。”栗发少女轻轻地握住了对方的手。

 

 

——许下这份名为一生的承诺

 

——————

tag就不打了

涉杏
千字出头的短打
ooc严重,私设有
题目都懒得想了
——————
 

“阿木,这是什么?”明星昴流拿起了游木真桌面上的一张纸。

 

 

上面的标题是:“你觉得转校生是一个怎么样的人?”

 

 

“那是仁兔前辈想的广播站新策划。我们会随机在三个年级里找人采访问这个问题。”游木真一边写着演讲稿,一边回答明星昴流的问题。

 

 

“诶?”杏听到明星昴流读出来的标题后有点惊讶,随后是一阵羞赧。

 

 

虽然对于看别人对自己的评价还是感到有点难为情,但杏觉得看看也是没有什么损失的,或许能找到一些需要改正的地方。

 

她随手拿起了三年级的采访稿,上边熟悉的前辈名字后面都有或长或短的评价。

 

 

“作为制作人还很稚嫩,但进步的空间很大。” 

“漂亮的小蒲公英~” 

“勉勉强强到达及格线的制作人吧。”

 

 

杏看着明显带有被采访者特色的评价不禁失笑,但却在看到下一句的时候愣住了。

 

 

“我们亲爱的转校生,是一个意外地喜欢戴面具的人呢☆”

 

某种意义上也是一眼就能看出是出自谁口的句子。

 

旁边的冰鹰北斗在留意到杏的不对劲后凑过来看了一下采访稿,在看到那句话后,眉间皱了起来。显然他也看出是谁留下的评价。

 

但他明显误解了杏的反应,他安慰她道:

 

“杏,你不用在意他说的这些话,反正那个变态假面什么莫名其妙的话都有可能说出来。”

 

“小杏只是表情变化比较少啦!什么叫带着面具啊!”明星昴流叉着腰有点气恼地说。

 

“谢谢明星君。”杏微微笑着向他道谢。

 

随后游木真赶紧转换了话题,大家又开始讨论起了下次的训练,没有人留意到杏拿着纸张,微微颤抖的手。

 
不戴上面具的话,她那因为负罪感而扭曲的表情就会暴露无遗
 

略显昏暗的戏剧社活动室内,今天也是无人知晓的时间。

 

杏坐在一旁的凳子上考虑着梦幻祭的细节问题,偶尔抬头看看站在活动室正中间日日树涉一人分饰两角地练习剧本。

 

偶像科的学生们偶尔也会有抱怨午休的时候找不到杏,但是他们一般都认为杏是被其他组合的人委托工作去了。完全不知道杏是在这里,包括加入了戏剧社的冰鹰北斗和真白友也。

 

 

真是不公平,这个念头将工作挤开,霸占着杏的脑海。

 

要说梦之咲学院里谁见过杏表情变化最大的人,那就非日日树涉莫属了——虽然杏就是被他吓得。

 

但是杏除了现在对方脸上的认真以外,就只见过他的笑容了。

 

愤怒,悲伤,犹豫之类的神情她都没有在他的脸上见过。

 

 

她叹了一口气,继续看着日日树涉在两个角色中不停切换却又没有任何错误的表演。

 

 

『我的尤利娅啊,我们在那么多人之中相遇与相爱,我们的相遇就是命中注定!』

 

『但是亲爱的莫道夫,我们的相爱却是被上帝诅咒着。你是国王的近侍,我是革命者的女儿,这样的我们不能相爱!』

 

『我的尤利娅,请不要这么想。』

 

 

“明明前辈才是戴着面具的人。”杏鼓起腮帮子小声地抱怨道。

 

 

原本应该全神贯注在戏剧中的日日树涉却笑了一下,然后说出了下一句的台词。

 

 

『正因如此,我们才如此般配不是吗。』

————————

心虚地打了tag

剧本是虚构的,能看出剧本里的角色和谁很像就好了

看完追忆的剧情之后感觉涉笑容和面具一样,除此以外的感想就是奇人p们求你们慢点肝…

Leo杏

 

她已经在这里待了多久?あんず这么问自己。

 

回答当然是一片沉默。

 

她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在这片黑暗里,只是回过神来时自己就已经在这里了。

 

不知自己的眼睛到底有没有睁开,放眼望去只是漆黑一片,甚至低头连自己的身体都看不到。

 

她似乎是坐在某样东西上,却感觉不到椅背的存在,也碰不到椅脚,仿佛她是坐在一块悬空的木板上。

 

 

正当她打算将问题从“她在这里待了多久”改成“她还要在这里待多久”时,一个小小的声音响起——

 

 

“滴答。”

 

 

似乎是水珠掉落的声音,一开始只是一滴两滴,慢慢地声音连成了一片。

 

 

“哗——”下雨了。

 

 

黑暗变成了油画上的颜料,被水慢慢地溶解,然后从画布上逐渐消失。

 

あんず终于能看到自己身处何地了,她想转头看下周围的景色,却发现自己现在连一根手指都不能移动。

 

她只能观察自己眼光所能及之处。

 

昏暗的天空下是小小的沙池和滑梯,陈旧的长凳……这是学校附近的小公园,她经常和自己的好友来这里玩耍,而自己坐着的估计就是自己最喜欢的秋千。

 

 

天上还下着雨,虽然あんず本能地想要去避雨,但身躯的无法动弹让她只能够任由冰凉的雨水浸湿她的衬衫,粘在自己的皮肤上。

 

 

突然一片阴影投射在自己的脸上,她下意识地抬头,意外地发现自己可以动了。

 

阴影的来源是站在自己面前的男生,一个有着温暖橙发的男生,看上去和她差不多大。

 

他似乎是匆忙跑过来的,肩膀随着喘气不停地上下,然后用带着些许期待的声音对她说:

 

 

“我们很快就会见面的,”他咧着嘴笑着说,“所以你一定要等我。”

 

 

因为他背着光,あんず没有办法看清他的样貌和表情,只能看到他嘴边的笑容。

 

 

明明是第一次见到的人……明明连他的样子都看不清……

 

 

为什么会觉得这么安心呢?

 

 

在她问出“你是谁”之前,男孩就转过身朝着来时的方向离开了。

 

 

“请等一下!”あんず从秋千上站起,想要挽留他,一个从未听闻过的名字从自己的嘴里呼之欲出。“レ……”

 

 

“……あんず?あんず,醒醒!”伴随着熟悉的声音的是自己的肩膀被人摇晃着。

 

あんず猛地睁开了双眼,眼睛因为尚未习惯强光,被窗外的阳光刺痛着。

 

 

あんず环顾四周,不再是昏暗的天空和雨里的小公园,取而代之的是没有人的茶道部活动室,窗外明媚的太阳和身旁的好友。

 

 

“你怎么了?”黑森向她投去担忧的视线,“我刚刚发现你在哭,做噩梦了吗?”

 

あんず伸手抹了一下脸颊,发现手指上确实有泪水。她摇摇头,回答了好友的疑问。

 

“不是噩梦。”

 

“那你梦到了什么?”

 

“…我忘了。只是感觉…很温暖。”

 

 

 

“月永,不要在弓道社的地板上睡觉,会感冒的……你怎么了,做噩梦了吗?”

 

“只是梦到了下雨…”

——————————

不知道在写什么,写出来的东西和脑子里想的压根不是一回事 

自古B组出真爱

就算考列弗兰这对cp的flag高高挂起了我也要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