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rk bell

这里阿夕
北极圈冷cp爱好者
专业段子和流水账
非常过激,戾气很重

aph好茶/亲子分/中欧夫妇/初恋组大本命
初恋组是撒在心头上拔不出来的一把玻璃渣
其他吃冷战/好茶前提的all耀or联耀/米列/普列
雷味音痴红色和普洪

es过激杏厨
只吃乙女
腐向拒绝腐向拒绝腐向拒绝

Leo杏大本命不动摇
主吃Leo杏/晃杏/涉杏/零杏
其他:日向杏/弓杏/绪杏/岚杏/真杏/泉杏/翠杏/敬杏/兔杏/斑杏/昴杏/茨杏

没提到的乙女cp都是all杏前提下能吃,单独拿出来无感

cp洁癖严重,圈地自萌从你做起

我听着伊万的声音好出戏啊啊啊啊啊啊

小英雄 好看

又看了一遍yoi

不管了邪教我也要站啊我要给双yuri打call啊啊啊啊啊啊

好吃死了!!!!!

很欧的是,昨晚微博抽奖中奖了

尴尬的是,不用化妆品的我中了一支口红

b站低龄化越来越厉害了??
我居然看到弹幕说乙女番干嘛把女主画这么漂亮得????怕不是智障????

女主不漂亮那乙女番能看啥????乙女番不就是看漂亮的小姐姐吗??

小哥哥是小姐姐的,小姐姐是我的

还有安利code:realize 创世の姬君

里面有绅士的北斗,活泼的mako和文静柔弱的明星,我每分每秒都在出戏,只有对于女主的热爱在支撑着我

【昴杏】君の手を繋いだら

我终于憋出来了

见证发馊腿肉的诞生,真的难吃你现在离开还来得及,我认真的

前面部分可能会和官方剧情有出入,当平行世界看应该也行

私设很多

通篇ooc

——————

One.

在音乐停下的瞬间,杏终于支撑不住了,她整个人往地板上倒去,在失去平衡之前用手撑住了自己,然后坐在练习室的地板上急促地喘气。

她抬头看向镜子,镜中的自己将头发扎成了马尾,尾端正无精打采地搭在肩膀上,刚刚擦去汗水的脸上又有一滴汗顺着脸颊划过,正朝着脖子滑去。肩膀正随着自己的喘气而不停起伏着。

“这样一来,转校生也能完整地跳出我们的舞蹈了!”站在一旁的明星昴流露出了灿烂的笑容,兴奋地对杏说道。

再过几天就是DDD了。原本在这个练习室里训练的应该是Trickstar的四个人。然而Trickstar现在却因为“皇帝”——天祥院英智半诱惑半强迫的行为而分崩离析,导致仍然在为Trickstar奋斗的人只剩下了明星昴流和杏。

因为组合最低需要两人的规矩,杏拜托鬼龙红郎为自己缝制了Trickstar的演出服,加上帽子等装饰,掩饰了自己是女生的事实,以“迷之偶像”的身份代替其他三人和明星昴流一起站在舞台上。

虽然性别什么的靠衣服和其他服饰稍加掩饰一下就能混过去,但作为完全外行人的杏要在DDD来临之前学会Trickstar的表演。为了这个,她和明星昴流最近一直都在放学后的练习室内训练着,终于在DDD前几天的现在学会了。

坐在地板上的杏也稍微地咧开嘴角,一个弧度不是太大的笑容出现在她脸上。但明星昴流在和她相处了好几天之后就知道,杏是个表情不外露的人,这个程度的笑容已经是她非常高兴的表现了。

“转校生练了这么久也累坏了,我去给转校生买点饮料吧!”明星昴流看了一眼窗外,夕阳已经接近全部沉入地平线下,只剩下一点点的余晖,离他们放学的时间已经过了两个小时了。杏点点头之后,明星昴流就一边喊着“又可以换到闪闪发亮的硬币了”,一边开心地走出训练室,往自动贩卖机走去。

杏不知道自己等了多长时间,只知道自己已经从不停喘气恢复到正常呼吸了,只知道这段时间在走到自动贩卖机那购买饮料再折返后还绰绰有余。她犹豫了一会之后还是站了起来往门口走去。

与明亮的练习室内截然不同的是,走廊内一片昏暗。自动贩卖机离练习室并不是很远,杏凭着记忆迟疑地往走廊的尽头走去。脚步声在空无一人的走廊里回荡,显得比平时更为清晰,杏环顾了一下周围,有点害怕地抱紧了胳膊,不禁加快了脚步。

走廊的尽头有一扇落地窗,窗外路灯的光亮照了进来,相比起走廊这里还算明亮。而去买饮料迟迟未归的明星昴流现在就站在落地窗前,两只手里分别拿着一罐可乐。他看着窗外的灯火,平时一直挂在脸上的笑容现在不见分毫。

听到脚步声后,明星昴流扭头看向了声源,在看到杏之后他才回想起自己一开始的目标。“啊啊对不起呢转校生!明明是出来给你买饮料的,结果在这里发了一会呆。”一边这么说道,明星昴流一边慌慌张张地其中一听可乐递给了她。

杏摇摇头表示自己并不在意,但她并没有接过眼前这只手里的可乐,而是用自己的双手握住了明星昴流的手。

“怎么了吗,明星君?”

水色的眸子直直地看进了明星昴流的眼睛内。明星昴流顿时觉得她仿佛看的不是自己,是自己心里的某种感情。他抿了抿唇,努力地露出和平时无异的笑容。

“我没——”一句话还没说完就被杏打断了。

“怎么了吗,明星君?”和刚才一模一样的疑问,唯一不同的是说出这句话的杏微皱起眉头,用了比刚才更强硬的语气。

明星昴流明白这是她在表达自己的不满,他对她有所隐瞒的不满。唇边的弧度慢慢减小,最终只留下一个苦笑。

“转校生,你觉得我现在所做的,击溃学生会,到底是不是正确的?”明星昴流再次将视线放回落地窗外,夕阳已经彻底沉没在地平线下,最后的余晖也在霓虹灯的映照下消失不见。

“不管怎么说,阿北他们做出的选择都是客观上来讲非常正确的,可是朋友们离自己而去的感觉真的好讨厌啊…”明星昴流回想起冰鹰北斗这段时间对自己和转校生的躲避,握着可乐的手不禁用了几分力,直到可乐罐因为被挤压而发出了“吱嘎”才稍微松了力。

他们曾是互相信任,羁绊深厚的组合。

是的,曾是。

朋友们都离去了,组合名存实亡,被留下的他真的有继续的理由吗?

就在他迷茫的时候,他突然感到手里一空,随后脖颈处传来了一阵冰凉。

“呜哇、发生什么了!”他猛地扭头看向了杏,原本被他递向她的可乐就在刚才被她抢了过去,然后按在他的脖子上。

“什么是正确的,我不知道。”杏看向他的眼里盛满了认真,她一字一句地说道,“但是,明星君想打倒学生会,让大家都露出笑容的想法绝对不是错误的!”

这个想法有意义吗?

或许没有。

这个想法有罪吗?

肯定没有。

“我会一直待在想让大家露出笑容的明星君身边,哪怕这是条错误的道路也无所谓。”

她不想再看到了,孤立无援的希望被吞噬殆尽。

明星昴流愣愣地看着她。杏是不久前才入梦之咲的,彻头彻尾的外行人。她对很多事情都不熟悉,甚至一无所知。但哪怕是这样的她,也在他孤身一人的时候坚定地站在他的身边,朝他伸出了手,递给他希望。

“……是呢,明明转校生还在我的身边。如果我再瞎想的话,就对不起转校生想要为我做些什么的心情了。”明星昴流空着的手握住了杏另一只手。“什么孤身一人,什么正确错误都见鬼去吧,我想要走这条路才是最重要的!”

他看着杏,深深地吸了一口气。“谢谢你,转校生!你又一次帮助了我!”

看着重新振作起来的明星昴流,杏也悄悄地松了一口气。随后像意识到什么一般,回握住对方的手往练习室走去。

“时间也不早了,赶紧再练习一会就回家吧。”

“嗯嗯!”

看着笑嘻嘻地跟着自己走的明星昴流,杏只是无奈地笑了一下。

但是刚才还觉得有些可怕的走廊,现在却是一点都不害怕了。

Two.

杏感觉自己漂浮在半空中,没有任何落脚点。周围是灰蒙蒙的一片,似雾似云。她伸出手挥了一下,但这片灰雾却没有被拂开。周围一片寂静,除了她以外别无他人。

为什么会在这里,怎么离开等等疑问统统没有回答。只能静静地待在那。

寂静很快就被打破了,被她高速坠落时周围发出的呼啸声。杏只觉得漂浮感突然就消失了,随之而来的是自己往下掉落。下面是什么?土地?水?自己掉下来会是轻轻地落在地面还是摔成肉饼?

不是说人死前会有走马灯出现的吗?为什么现在出现在她脑子里是这么一堆废话?

但是很快这些疑问也从她脑海里消失了。她隐约听见了呼啸声以外的声音,像是有人在交谈。

她集中精神去抓住那些混杂在杂音之间的声音。

那是夹杂着笑声的交谈。不知为何,听到这个声音后,杏的脑海里突然浮现了曾经在茶道部里和大家一起聊天的场景,那般令人怀念,却注定回不去的地方。

笑声很快也消失了,接着是一个女声,带着些许的威严在说些什么。尽管这个声音比刚才的笑声要清晰一些,但杂音使杏只能听清一部分词语。

“你”,“对不起”,“学院”,“离开”

杏对这些词有印象,那是有着一头金发的学生会长对自己下达的审判,在那个令人感到压抑的办公室内,这句话把她推向了深渊。

女声也消失了。接着她听到了各种各样的声音。有哭声有笑声,有怒骂有哀叹。这些声音杏都十分熟悉,有她思念的人,有和她志同道合的人,也有她曾怨恨过的人。

最后的最后是雨声中的一声呼唤。

“杏,别走…”

杏猛地睁开了眼睛,窗外的阳光正斜斜地倾射进来,照在她的被子上。床头柜上的闹钟,今天也准时地履行了自己的职责。

杏伸手按掉闹钟,手下滑腻的触感让她发现自己出了一身的冷汗。杏无奈地从下床走向了浴室。抓紧时间冲洗了一下后,杏开始了正常的洗漱。

换好衣服来到客厅,弟弟已经在饭桌上吃着早餐了。看到她来了也只是打了声招呼便继续吃。要是换做平时杏可能会说教一番,但今天的她没有去计较这个的心思,拿起一块吐司抹上果酱默默地吃起来。

和弟弟一起走出家门的时候,杏抬头看了一眼。冬天的早晨总是一片惨白的天空,毫无生气可言,偶尔飘过的乌云更是显得阴沉沉的。这让杏不禁回想起昨晚的梦境。低头咬了咬唇后她加快了脚步,追上了走在前边的弟弟。

杏随着人流一起走进电车内,虽然今天还是没有可以坐的位置,但她很幸运地挤到了车门旁边。电车启动之后偶尔会有些许颠簸,但靠在车门旁的杏免受了这些痛苦。她看着车门外的景色,脑子里却是刚才和弟弟分开时的场景。

她和弟弟要去的学校不同,要去的站台也不一样。但是偶尔也会像现在这样,有某个念头悄然地钻进她脑海里,挥之不去。

“为什么不是我走去那个站台呢?”

在那个站台坐上电车一般都会有空位可以坐下,大概二十分钟之后她就会到达目的地。在走出地铁站之后的路口处转右,然后一直直走5分钟就能到校门口。哪怕是现在,在那条路上会看到的景色,会碰到的同学,杏都能一一道来。

到底是为什么呢?

为什么不是自己走在那条路上?

为什么是她去经历那些失败?

为什么她必须要和朋友分开?

为什么是她呢?

至今仍在寻找着,这些在梦里嘶喊的疑问的答案。

车到站了,杏随着人流一起走出电车。身处在熙熙攘攘的人群之中反而让孑然一身的感觉更明显。周围的所有人都在朝着各自的目的地赶去,只有她迷茫着。

到底是为什么?

从车站出来的时候,太阳终于得以从云的间隙中透口气,杏因为车站外更明亮的光而眯了眯眼,不禁将手挡在眼前。阳光从指缝中倾泻到她脸上

杏突然觉得这个下意识做出的动作有种莫名的熟悉感。

并不是抬手,是因为那十分温暖的,耀眼的光芒——

“杏——!”

仿佛是心有灵犀一般,刚才才在杏脑海里一闪而过的人就这么出现在现实中。杏慢慢地朝声音的发出方向转过身去。尚未彻底转过去就被拉进了一个怀抱。

不再像一开始时的不知所措,杏习以为常地被对方抱在怀里。明明每次守泽前辈也想抱住自己时他都会拉开前辈,说什么男女授受不亲,可是他自己却经常忘记。杏一边苦笑地想着,一边对明星昴流说:

“早上好,明星君。”

“早上好,杏!”啊,好像抱得更紧了。

考虑到这里是人来人往的车站,而且好像已经有人注意到她们了,杏从明星昴流的怀里离开,假装看不到对方不满地嘟起了嘴。

“再不走就要迟到了哦,明星君。”

“今天超lucky!可以和杏一起上学!”明星昴流开心地笑着,走在杏的身旁,“说不定待会能捡到闪闪发亮的硬币呢!”

“虽然不知道说了多少遍了,但明星君真的很喜欢闪闪发亮的东西呢。”杏微笑着应和。

“…杏,你怎么了吗?”明星昴流没有继续说下去,端详了一会她的脸后问道,“你脸色看起来不太好。”

杏的心里惊了一下,意识到可能是今早实在太匆忙了没有注意到,如果她知道自己脸色看起来不好肯定会化点淡妆掩饰一下,毕竟让同学们担心自己不太好,遇到某个前辈也会被训一顿。看来待会回到学校之后要去补一下了。

“是吗?可是我什么事都没有啊。”尽管如此,她的脸上却是一点都没有动摇。为了那无法对别人言明的秘密而撒谎也不是第一次了,或者说她早就习惯了。

只是一瞬间,她仿佛看到了明星昴流看着她的脸露出了深思的神情。她差点以为是自己看错了,但当她想看清楚时对方已经摆出平时的笑容。

“那大概是我看错了,不过杏没事比什么都好!”明星昴流突然牵起她的手往前跑了几步。

“明星君——?”

“如果啊,杏有什么烦恼的话一定要和我说哦!”杏看不到明星昴流的表情,只能注视着他的背影。

“DDD那会如果没有杏的话,现在的我会是什么样子的呢?我有好几次这么想哦,但是不管怎么想都想不出来,唯一知道的是,那一定会是知道后会让我哭出来的场景。”

“让我能够成为现在的我的人,就是杏哦。”明星昴流回过头对杏露出了一个笑容,“所以不管杏遇到的是什么,我都一定会像现在这样牵起杏的手,然后对你说‘让我们一起去跨越吧’。”

这个人总是说自己喜欢闪闪发亮的东西,但他自己却毫无自觉,他本身就是一道耀眼的光明。

一滴眼泪划过杏的脸颊。看到这个的明星昴流顿时慌了手脚。

“诶诶?我说了什么不应该说的话吗?对对对不起!!杏,你、你别哭呀!”他凑到她的面前小心翼翼地为她擦去眼泪。

“明星君没有说错话哦。”杏摇摇头。

那是让人忍不住靠近的温暖阳光。

“我只是太开心了。”

答案,或许已经找到一部分了。

如果是为了遇见这道光明的话。

end

我今天怕是奶次手

他叫着她的名字,对着她展露了笑容,让她布满泪水的脸上也绽出了浅浅的微笑

她对着他伸出手,默默地留在他身边,轻轻地将覆盖在那光芒上的灰尘一一拭去

不管是过去的失败还是遭受到的冷漠,只要和你在一起的话,必定能在呼唤对方的名字的时候为彼此的眼中增添一份鲜明的色彩

↑我个人眼中的昴杏

又进了个没粮的坑【烟

那段时间仿佛就像是一段长长的黑夜,她在其中彷徨至今,一直没有找到离开黑夜的出口。

只能一边喊着挚友的名字,一边任由泪水布满脸颊

直到来到那所学校后,那个橙发的少年的笑容成为了第一缕照进黑暗的曙光

少年总是说自己喜欢闪闪发亮的东西

明明他的笑颜就是世界上最耀眼的事物

她站在他的身旁这般想道

怎么说,去纠正别人ooc是件好事,但请麻烦明白什么叫适度

以及开地图炮很恶心

掉粉也无所谓了,你不喜欢我的文就不要看,我没有跪在地上求你看完或者摁着你的头逼着你看完。

我产这些粮首先是因为我想写,其次是给想要看这种粮的人看的。辣到眼睛你就右上角啊,觉得ooc右上角啊,一键就能解决的问题真的不懂有啥好说的。

我对于自己的水平还是有自知之明的,不需要你来提醒我。

你喜欢吃啥粮你就去找,自己去产。跑我这来抱怨是要干嘛呢,你跟我说了也不会影响别人产粮啊。

真的害怕了,到了现在不敢随便发粮就是因为怕人挂,我到底是为了谁才产粮的?别跟我说什么怕人挂就不要写,辣你眼睛你就不要看啊,看完骂完转身去挂,挂吧挂吧,把你看不过眼的全部挂了,到了最后没人产粮你别哭就是了。

为什么不能写过激?过激招谁惹谁了?

我一直觉得“小哥哥们又不是整天脑子里只有恋爱”这句话很可笑,那我在写他们一天中脑子里只有恋爱的那段时间可以吗?

最近很多事不顺已经很心烦了

想怼就怼,想骂就骂吧,我不想管了

反正我就是三观不正,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