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rk bell

圈名阿夕

——你的船为何驶向东方?

——因为那里有好茶和他。

被我坑掉的骨科文的阉割版

圣的朋友视角,第一人称

————————

我将于此执笔,不完整地记录下我的挚友,天光圣这一段在阴暗之处绚烂盛开了十多年,却注定无果的恋情。

 

 

“我和圣简直就是注定要成为姐弟一样。”杏看向我,露出了从我遇见到她后最灿烂的笑容。

 

当时的我也是这么觉得,这么相似却又毫无血缘关系的两个人居然成为了姐弟,这不是命运是什么?现在想起来,当时圣扭过头看向别处,其实根本不是因为害羞吧。

 

 

 

 

圣拿着杏早上忘记带走的便当,看着那个深红色头发的男孩子对着杏喊“姐姐大人”。

 

“他们已经夺走了她对于异性的关注了,现在连弟弟的身份都不能让我独有吗?”

 

他希望杏可以用看异性的眼光看向自己,却害怕会因此失去作为弟弟可以一直待在她身边的特权。

 

 

 

她被戴着耳钉的银发男生背在背上,男孩没有看到杏微红的脸颊和安心的表情,但杏也没有留意到男孩脸上满满的宠溺。

 

 

我这时才明白,阻挡在他们之间的并不是姐弟这个身份,而是他们作为姐弟度过的那么多个日子。

 

 

圣对她倾述的爱语会变成亲情的表达,圣对她的不舍会变成弟弟对姐姐的依赖。从爱上杏开始,圣可以表达自己爱意的权利就被剥夺了。

 

错的并不是身份,也不是这份感情,错的仅仅是他们相遇的方式

 

 

如果从一开始他们不是姐弟……

 

 

大学社团里联谊的时候,圣一直看着对面的一个女生。我看过去,发现她不管是过肩一点的栗色头发,还是表情没什么变化却能给人一种安心感,都和杏非常相似。

 

 

大学毕业后,我和他几乎是毫无联系。直到几个月前,许久没见过的电话号码出现在手机屏幕上。

 

 

“我很庆幸,如果当初我执迷不悟的话,今天的她就不会收到这么多的祝福。”

 

 

“我从来没有后悔去努力,如果不是这样,今天的我就会懊恼自己当年为什么不会去争取。”离别的时候他仿佛只是偶然想起般地对我说,“所以我其实很感谢你当时推了我一把。”

 

 

我的好友还是那样的温柔,正如我第一天见到的他一般,我至今没有忘记会在我没有课本时帮我解围的圣和捡到我的学生证后还会帮忙拍灰的杏。

 

他知道我一直以来的心结,也知道该怎么解开。

 

 

我的手边有一份报纸,娱乐版块上的头条是UNDEAD成员大神晃牙与其制作人杏的婚礼。

 

照片上的大神晃牙脸上的表情和很多年前看到的那份宠溺一样,从未变过,而杏挽着他的手,脸上满是幸福的笑容。

 

站在她身后的圣也是。

END

————————

和你们的万藏太太讨论了两天,最后还是坑了,希望不会被她打【烟

其实基本都是讨论的时候想到的句子,但我拖着拖着就没感觉了

评论(6)

热度(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