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rk bell

圈名阿夕

——你的船为何驶向东方?

——因为那里有好茶和他。

涉杏
千字出头的短打
ooc严重,私设有
题目都懒得想了
——————
 

“阿木,这是什么?”明星昴流拿起了游木真桌面上的一张纸。

 

 

上面的标题是:“你觉得转校生是一个怎么样的人?”

 

 

“那是仁兔前辈想的广播站新策划。我们会随机在三个年级里找人采访问这个问题。”游木真一边写着演讲稿,一边回答明星昴流的问题。

 

 

“诶?”杏听到明星昴流读出来的标题后有点惊讶,随后是一阵羞赧。

 

 

虽然对于看别人对自己的评价还是感到有点难为情,但杏觉得看看也是没有什么损失的,或许能找到一些需要改正的地方。

 

她随手拿起了三年级的采访稿,上边熟悉的前辈名字后面都有或长或短的评价。

 

 

“作为制作人还很稚嫩,但进步的空间很大。” 

“漂亮的小蒲公英~” 

“勉勉强强到达及格线的制作人吧。”

 

 

杏看着明显带有被采访者特色的评价不禁失笑,但却在看到下一句的时候愣住了。

 

 

“我们亲爱的转校生,是一个意外地喜欢戴面具的人呢☆”

 

某种意义上也是一眼就能看出是出自谁口的句子。

 

旁边的冰鹰北斗在留意到杏的不对劲后凑过来看了一下采访稿,在看到那句话后,眉间皱了起来。显然他也看出是谁留下的评价。

 

但他明显误解了杏的反应,他安慰她道:

 

“杏,你不用在意他说的这些话,反正那个变态假面什么莫名其妙的话都有可能说出来。”

 

“小杏只是表情变化比较少啦!什么叫带着面具啊!”明星昴流叉着腰有点气恼地说。

 

“谢谢明星君。”杏微微笑着向他道谢。

 

随后游木真赶紧转换了话题,大家又开始讨论起了下次的训练,没有人留意到杏拿着纸张,微微颤抖的手。

 
 

略显昏暗的戏剧社活动室内,今天也是无人知晓的时间。

 

杏坐在一旁的凳子上考虑着梦幻祭的细节问题,偶尔抬头看看站在活动室正中间日日树涉一人分饰两角地练习剧本。

 

偶像科的学生们偶尔也会有抱怨午休的时候找不到杏,但是他们一般都认为杏是被其他组合的人委托工作去了。完全不知道杏是在这里,包括加入了戏剧社的冰鹰北斗和真白友也。

 

 

真是不公平,这个念头将工作挤开,霸占着杏的脑海。

 

要说梦之咲学院里谁见过杏表情变化最大的人,那就非日日树涉莫属了——虽然杏就是被突然从转角处跳出来大喊“Amazing”的他吓得面色发白。

 

但是杏除了现在对方脸上的认真以外,就只见过他的笑容了。

 

愤怒,悲伤,犹豫之类的神情她都没有在他的脸上见过。

 

 

她叹了一口气,继续看着日日树涉在两个角色中不停切换却又没有任何错误的表演。

 

 

『我的尤利娅啊,我们在那么多人之中相遇与相爱,我们的相遇就是命中注定!』

 

『但是亲爱的莫道夫,我们的相爱却是被上帝诅咒着。你是国王的近侍,我是革命者的女儿,这样的我们不能相爱!』

 

『我的尤利娅,请不要这么想。』

 

 

“明明前辈才是戴着面具的人。”杏鼓起腮帮子小声地抱怨道。

 

 

原本应该全神贯注在戏剧中的日日树涉却笑了一下,然后说出了下一句的台词。

 

 

『正因如此,我们才如此般配不是吗。』

————————

心虚地打了tag

剧本是虚构的,能看出剧本里的角色和谁很像就好了

看完追忆的剧情之后感觉涉笑容和面具一样,除此以外的感想就是奇人p们求你们慢点肝…

评论(6)

热度(1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