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rk bell

这里阿夕
北极圈冷cp爱好者
专业段子和流水账
非常过激,戾气很重

aph好茶/亲子分/中欧夫妇/初恋组大本命
初恋组是撒在心头上拔不出来的一把玻璃渣
其他吃冷战/好茶前提的all耀or联耀/米列/普列
雷味音痴红色和普洪

es过激杏厨
只吃乙女,但不接受转校生=玩家
腐向拒绝腐向拒绝腐向拒绝

Leo杏大本命不动摇
主吃Leo杏/晃杏/涉杏/零杏
其他:日向杏/弓杏/绪杏/岚杏/真杏/泉杏/翠杏/敬杏/兔杏/昴杏/茨杏

没提到的乙女cp都是all杏前提下能吃,单独拿出来无感

cp洁癖严重,圈地自萌从你做起

【仁杏】微笑的理由

千字短打,题文无关

这么难吃真的对不起【土下座

见证美味脑洞变成发馊腿肉的瞬间

BGM:セプテンバーさん

歌词有引用


 

他们相遇在还带着些许寒意的春天。

 

最初的在意是因为什么?

 

仅仅是有点相似罢了。

 

杏仍记得在那天跟着明星昴流去看他和紫之创约好要去看的梦幻祭时,红月的表演一结束,所有学生便如潮水一般退去,离开了教堂。

 

偌大的教堂里只有她和明星昴流坐在观众席上,看着Ra*bits的成员们为了他们两个人尽全力地表演到了最后。在昏暗的教堂内,他们是眼中唯一的光芒。

 

然而光芒没有被人欣赏,令人感到呼吸困难一般的无奈梗在心头。紫之创虽然一直强忍着,但表演的音乐停止,舞蹈也结束后就开始恸哭不已。其余两位一年生们也是不停地用手臂擦去不断流出的眼泪。只有仁兔成鸣的脸上没有泪水划过的痕迹,他一边拍着一年级生们的后背,一边轻声温柔地安慰他们。

 

明明眼角挂着泪水,明明自己的声音哽咽着。

 

看着他的样子,杏恍然间仿佛又看到了自己的挚友,那有着异色瞳的少女当时也是红着眼,强忍不让着眼眶内的泪水夺眶而出。她抿着嘴唇,沉默地站在收拾完东西准备离校的她面前。不是无话可说,而是怕自己一开口,就会忍不住扑进她的怀里痛哭。

 

眼前的仁兔成鸣不是不能哭,而是他也哭出来的话,支持者Ra*bits的支柱就真的垮了。

 

 

不想再让别人露出这样的表情了。在明星昴流坚定了改革的决心的同时,她也在心底里默默地对自己说。

 

 

最后她们成功了,在学校的顶端高举起了革命的旗帜。杏被明星昴流拉到了那闪耀的舞台上一起接受众人的祝贺。她在舞台下的笑颜中一眼就找到了仁兔成鸣,那双如红宝石般的眼眸中满载着喜悦。

 

 

太好了,他笑了。

 

 

 

革命的胜利之歌在舞台落幕后不知不觉地停止了,但她和他却没有仅止于此。

 

 

“今天也辛苦小杏了!”在经历了训练后却依然活力的声音从身后传来。

 

“辛苦了,仁兔前辈。”杏停下了记录的笔,微微点头对拿着毛巾擦汗的仁兔成鸣说道。

 

“杏更辛苦吧,每天都有那么多工作,我还拜托你来指导我们。”仁兔成鸣看着眼前的少女略显苍白的脸色和眼下的黛青,不好意思地说。

 

DDD已经过去了很久,在短短的时间内,凭借着自己的努力,杏成为了值得信赖的制作人。许多组合开始争相请求她帮忙指导和委托工作。仁兔成鸣有一次在游木真难得去社团活动时,听他说杏总是很忙,连和Trickstar在一起的时间都大大减少了。

 

 

看着眼前转身去和天满光讨论训练时的问题的杏,仁兔不禁想起了第一次见到她的时候。

 

是在那场现在回想起来都觉得可怕的梦幻祭时相遇的。在休息室里,他见到了陪同明星昴流一起前来的她。在此之前也隐约有听过有转校生和制作科的成立,但他也没有过于在意。

 

第一印象是没什么表情的孩子,沉默寡言,经常只是用点头和摇头来表达意见,

 

在意的原因大概就是这里,仅仅是觉得有些相似罢了。

 

她和以前的自己。

 

 

但却又是不同的,当时的自己直到最后都没有真正地去反抗,而她确是和同伴一起创造了奇迹,将编织梦想的希望一一捡了起来,递到了他的面前。

 

他算是一直看着杏努力的人之一,那小小的在意让他无法放着拼命奋斗的她不管。从初期的提供意见和指导到后来看着她自己一人完成了梦幻祭的策划。但唯一不变的是,每次梦幻祭结束后,他都会温柔地摸着她的头,对她说:“小杏这次也辛苦啦!”

 

他已经没有什么能为她做的了,

 

但至少能够让她笑的理由,他一定会找出来的。

 

 

“前辈太累了吗?”杏看着从刚才开始就一直在发呆的仁兔成鸣,伸手揉了揉他的头发。

 

就像是每次他会对自己做的一样,每次眼前的这个人对自己露出温柔的笑容,说“小杏辛苦啦”后,不管策划梦幻祭有多累,疲惫都会被一扫而空。他的笑容仿佛像一个魔法,一个能让自己感到无比安心的魔法。

 

“呜喵!我可不素小孩纸!”被摸头之后仁兔成鸣像只炸毛兔子一样红着脸说道。

 

“是是——”杏拖长了尾音,毫无诚意地回答

 

“小杏你根本就没有听吧!!”

 

 

 

偶像们在自己的策划下,站在舞台上闪耀着光芒,为观众们送去希望,这是杏不管看多少次都会发自内心地觉得感动的场景。只要是为了闪耀着的他们,无论前方是怎样的困难她都在所不辞。

 

 

七夕祭为了贴合主题,舞台上搭起了一座小木桥。杏现在站在台下,看着仁兔成鸣穿着自己设计的代表着织女的演出服站在木桥上。

 

他的歌声和其他三个一年级生们有些许的不同,比起他们的声音,他的多了一份变声时的沙哑,但这却没有影响到他美妙的歌声,反而是更吸引人了。

 

她不禁看入了迷。在嘴角翘起的同时,眼泪夺眶而出,在脸颊上划过。

 

 

在那瞬间,台下的她和台上的他对上了视线,两人相视而笑。

 

 

在此时此刻,我所唱出的歌声,我所表达的感情,你一定能听到。

 

 

能够让我微笑的理由,现在就在我的面前。


END

——————

仁杏冷死了真的没有投喂吗!你们也不想吃难吃的腿肉吧!


本来想发小号那边的,想了想还是发这边,凑齐自己萌的cp(不存在的

评论(1)

热度(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