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rk bell

圈名阿夕

——你的船为何驶向东方?

——因为那里有好茶和他。

【all杏】你们这群偶像给我放下杏的谷子让我凹

扫街群里得到的灵感

题文无关,单纯私心

不好吃,不好笑,没有逻辑,想到啥写啥

ooc严重慎入,辣到眼睛不负责

求求hekk出杏的谷子

————

莲巳敬人坐在办公室的桌前,盯着自己手里的这份企划书已经有半个小时了。这份企划书并不需要他同意通过,这是某个权限更高的青梅竹马在完全没有通知他的情况下制作并通过了的。

 

一般来说他应该一边担忧天祥院英智的身体情况,一边感叹对方的能力之高和这份企划书的完美。

 

 

如果这份企划书的名字不是叫“制作人周边争夺战争”的话。

 

 

所以说你有这能力为啥就不能用在正事上呢???这企划书写得怎么就这么好我怎么就打死挑不出一点毛病来否决呢????天呐英智写得我都差点以为这是在为民造福了啊???

 

而且最重要的是为啥让我来负责周边制作????

 

 

今天的莲巳敬人,也在绝赞胃痛中。

 

 

 

 

当衣更真绪看到莲巳敬人脸色发青地往他走来时,心里的警铃就开始不停地响了,他绷紧了神经,作为钦定的下任会长,他必须要做到泰山崩于前而色不变。

 

不过当他看清对方递来的资料后,还是被吓得握着资料的手微微颤抖。

 

他用惊恐的眼神看向莲巳敬人,莲巳敬人叹了一口气,将一张调查表放到他面前。

 

“我对这些周边产品不是很清楚,你去调查一下现在比较常见的类型,然后去学生中做个大概的统计吧。”

 

下一秒衣更真绪的脸色就变得和莲巳敬人的一样铁青了。

 

等一下副会长这么重要的事情让我来做真的没有问题吗???要是没有选好我会不会被抓去祭天啊!?

 

 

在莲巳敬人离开之后,他看着那张调查表整整看了半小时,最后颤抖地在类型的第一行处写下了“抱枕”二字。

 

今天的衣更真绪,有那么五分钟欲望打败了良心。

 

这是为了活下去。

 

 

 

 

一周后,伏见弓弦终于知道了为什么这一个星期以来,自己的同班同学兼同在学生会办公室里工作的同伴,衣更真绪的脸色都很憔悴了。

 

对方递给他一张统计表,说明原因后,伏见弓弦一边安慰着对方,一边在对方复杂的眼光下飞快地给“抱枕”这个选项增添了一票。

 

 

 

 

“哦呀哦呀,我们的皇帝陛下可是想出了非常有趣的提案呢!”日日树涉听完天祥院英智的想法之后,脸上满是愉悦的表情。

 

“全idol科的学生们为了争夺她(的周边),互相厮杀争夺!这是多么amazing的场面!!”

 

不过需要好好思考一下怎么做才能让除了他自己以外的全员出局呢☆

 

 

 

 

活动开始前一天,在Trickstar的line里衣更真绪发来了本应该在活动当天才会告知的时间地点。

 

游木真面对突如其来的巨大信息量,有点消化不良。

 

杏的周边限量发售??天呐这毫无疑问会演变成全年级的大混战的,衣更君一定是为了让我们做好准备才偷偷告诉我们的,可是大家平时都很照顾我们,我们就这么偷跑真的好吗?可是那是杏的周边啊!买了悔三天不买悔三年的啊!!

 

就在游木真的脑子准备超负荷时,明星昴流跑到了2A教室的讲台旁,对着教室内所有的学生说道:“大家听我说!我现在有一个超重要的消息需要宣布!”

 

 

“明天早上九点,学生会会在操场限量贩卖杏的周边!”

 

 

顿时教室内开始像火箭成功发射一般兴奋。该说还好杏不在教室吗,要是她看到班内的男生们对她的周边如此狂热,怕是会吓得第二天不敢来学校。

 

明星君真的非常热爱集体呢,明明是可以让自己偷跑的超重要情报,却毫不犹豫地告诉了大家。游木真这么感叹到。

 

 

但是,

 

明星君,

 

衣更君告诉我们的时间不是明天早上八点吗?

 

 

 

 

同样是活动前一天,听到消息的羽风薰一整天都没有听课。特别是天祥院英智偷偷拿出了抱枕设计图的照片之后,包括他在内的整个3A都没法听课了,噢设计者莲巳敬人除外。他正在学生会办公室躲避那些问他要设计稿的学生们。

 

在听到濑名泉多次说到明天早上要早起来排队后,羽风薰打定主意放学就去准备睡袋,半夜来排队。

 

放学后,濑名泉看着羽风薰冲出校门的身影,冷笑了一声,转身就去操场了。

 

至于羽风薰半夜回到学校,却发现除了他以外的所有人都在排队时的心理阴影,就到时再求吧。

 

 

 

 

原本自信满满能排到第一的濑名泉发现有人已经开始排队时已经很不满了,看到第一的时候更是眉头紧皱。

 

“哈?你们不是其他学校的吗?为什么会在这里啊!?”

 

排在第一位的七种茨扶了扶眼镜,带着敷衍的笑意回答道:“因为听说明天会贩卖杏小姐的周边,阁下他们都很想要,在下就来这里排队了。”

 

“至于为什么能排到第一,那大概是作者给我们开了挂吧。”

 

濑名泉啧了一声之后往后面看去,这一看差点就气晕过去。排在七种茨后面的四个人居然全是自己组合里的。

 

王就排在第二位,还是老样子一边大喊“inspiration”一边在五线谱上写写画画,在他后面的睡间则躺在地上呼呼大睡着。

 

尽管很不服气,但濑名泉还是乖乖地排到了最后的鸣上岚后边。在经过朱樱司的时候,他好像听到了对方在喃喃自语:“一套供起来,一套收藏,一套……”

 

 

 

 

九点,除了羽风薰以外的idol们都陆陆续续地来到了操场,队伍里也越来越热闹。

 

 

 

“怎么了怎么了高峯,你是有什么事情要拜托队长我吗……唔!!等等等等等高峯你冷静点!茄子先放下!!奏汰你来得正好快救……就算你们都拿着茄子威胁我我也不会把位置让出来的!”

 

 

 

 

“在下在这边准备了一些烤肉,如果各位饿了的话可以过来自由食用。”伏见弓弦一脸爽朗。

 

“伏见,”大神晃牙一边忍受着烤肉的香味,一边问道,“你是不小心把烤肉架放那么远的吗?”

 

 

 

 

“真是无可救药!你们都给我排好了!队伍歪歪扭扭的算什么样子!”莲巳敬人对着排队的人们喊道。

 

“话说莲巳,你不排队吗?”鬼龙红郎向莲巳敬人打了个招呼之后问他。

 

“我不需要这些东西。”

 

“哦是吗,我可是知道的哦敬人,你安排这些的时候偷偷留了一套吧。”路过的天祥院英智满脸笑容。

 

看着表情变得尴尬的莲巳敬人,跟在后面的衣更真绪也开始有些冒冷汗。

 

会长居然会知道副会长偷偷留了一套

 

那他不会已经发现我也留了吧?

 

 

第二天早上杏来到学校,看到全idol科的学生要么争夺着类似枕头的东西,要么歪七竖八地躺在操场上时,突然明白了刚刚七种茨在校门口为什么会对她说:“杏小姐如果有转校打算的话请务必考虑这边!”

END

评论(16)

热度(4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