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rk bell

圈名阿夕

——你的船为何驶向东方?

——因为那里有好茶和他。

茨杏

虎头蛇尾

暂时就把这写得不能再烂的脑洞当作最后吧

————

杏站在超市的货架前,视线在上边的商品之间不停来回,水蓝色的眸子中写满了纠结。

 

巧克力布丁和鸡蛋布丁,茨会更喜欢哪一种?

 

现在杏的脑海中浮现了从以前到现在茨吃布丁的画面,她甚至有了从今天开始统计他吃哪种口味比较多的想法。

 

倒也不是不能两种都买,可是甜点吃太多了终究是不太好的。杏想到茨吃起甜点就停不下来的样子,无奈地从货架上拿下了一盒巧克力布丁。

 

她转身往其他货架走去,可是脚刚从原地挪开了几步就停下了。站在原地沉默了数秒后,杏飞快地转身走回刚刚的布丁前边,将鸡蛋布丁也放进了购物篮里,一气呵成地完成了这些动作之后,她认命地叹了口气。

 

虽然吃太多甜点确实不好,可是一想到茨吃布丁时满足的神情,她还是没忍住都买下来了。

 

 

解决完布丁难题后,杏拿着清单在超市里慢悠悠地寻找着想买的东西。

 

转得差不多的时候,杏口袋里的手机响了起来。

 

 

『你去哪了?』茨的声音从手机中传出,杏还听到了对方将公文包放下的声音。

 

“在隔壁街的超市买东西,下次的工作谈好了?”

 

『嗯,下星期的工作基本定好了,你明天确定一下细节吧。』

 

“好。”杏的脑中已经开始列出工作和日程表了。

 

『你是在超市买东西吗,我去找你。』

 

杏应答了一声后对面就挂了电话,她拿起清单仔细地一一检查有没有遗漏。

 

 

结完账走出超市,杏一转头就看到了不远处的七种茨。原本半低头看着手机的他突然抬头,在看到站在门口的杏后他把手机放进口袋,然后朝着她的所在小跑起来。

 

七种茨跑到杏的身边后,直接伸手拿过了她左手里的购物袋。他低头拿袋子的时候,杏看到了他额头上的薄汗。

 

“回去吧。”

 

 

两人无言地走在回家的路上,太阳已经有三分之二沉入了地平线,道路两旁的路灯陆续亮起。路上的车辆来来往往,偶尔响起几声鸣笛声。

 

 

一阵风划过,吹得七种茨手里的购物袋吱呀作响。

 

杏想起了刚才七种茨拿走她手里东西的时候,七种茨什么都没有说。换作以前刚认识的时候的话,他一定会挂着虚伪的笑容对她说:“杏さん!你美丽的双手不应该用来提这种东西,这些事交给我这七种茨来就足够了!”

 

 

 

走到今天这一步,到底过了多久呢?

 

杏不知道,她只知道他们在公寓阳台上种的花开了又谢,谢了再开;只知道七种茨终于不会再提防她和对她露出虚假的微笑。

 

他们之间从来没有什么甜言蜜语和轰轰烈烈。相遇时处在敌对的立场,相处是因为工作,就连相爱都是因为理所当然。

 

 

 

恍然间杏觉得自己走着的这条路就像自己的人生一般,不断有人靠近又离开,有的人就像交叉的直线一样,仅仅是重叠了那一瞬间,然后再无音讯。而当她回过神来时,一直与自己并肩而走的人就是七种茨了。

 

他们早已习惯是对方待在自己的身旁,早已习惯把自己的后背托付给对方。早上一边谈论工作一边吃早餐,晚上一起在事务所待到最晚,在别人的眼里他们已经接近形影不离。

 

 

 

在这条路上一个人行走未免过于孤寂

 

所以他们选中了彼此

 

 

 

杏伸出戴着戒指的左手,轻轻地握住了七种茨的手。后者朝她投来疑惑的眼神,但杏只是摇摇头。

 

“没什么。”

 

听到她这么说,七种茨只好收回视线,同时动了动右手,让本来只是握在一起的两只手十指相扣。

end

评论(2)

热度(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