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rk bell

圈名阿夕

——你的船为何驶向东方?

——因为那里有好茶和他。

茨杏

非常ooc,一点都不像他们的他们

自我满足的产物

废话很多

当杏走进那间房间时,第一眼看到的是窗外的飞雪。她关上门朝窗户走去,期间她努力地保持着走直线。她在宴会上喝的酒虽然不至于夺去理性,却是足以让她的行走中偶尔带点踉跄。

今晚会有暴雪。杏回想起了今天早上吃早餐时听到的天气预报。

她倚在窗台边,一股凉意从窗外透进来,但对于现在的她来说或许是刚刚好。酒精带来的燥热甚至让她有些贪恋这股冰凉。

她当然也没有忘记正事。杏从小包中拿出了自己的手机,划开锁屏的下一秒,忘记调整的屏幕光在昏暗的房间中刺得杏双眼发疼。她皱着眉挪开视线,凭着记忆和余光将屏幕亮度调到了最低。结束之后她歪着头算了算时间,发现已经差不多到时间之后她打开备忘录,按下第一个电话号码旁边的通话图标。

她将手机放到耳旁,听着对方在手机响的第二声时接起。

 

哪怕喝醉了也还是这么准时。杏一边嘲讽着,一边一言不发地听着对方——七种茨煞有其事般地自言自语。

“晚上好!真的是很久没有联系了,这么晚了请问是发生了什么事吗?”

“哦呀这可是大事啊,好的好的,请稍等一会,我会尽快赶回去的。”

说完这句话后,原本近在耳边的声音突然变得遥远虚渺。

“真的非常抱歉呢,事务所那边貌似出事了。我现在不得不结束和您愉快的谈话回去处理一堆烂摊子了。”

杏听完这句话后挑了挑眉,随后对面那位女明星遗憾的一声“诶——”和“下次再聊哦”也清晰地落入她的耳中,握住手机的手也不禁更用劲了。

听起来跟真的一样的不舍道别在电话那头传来一声关门声后,马上变成了一声长叹。

与其说是长叹,不如说是将对着女明星时的不耐和厌烦一口气吐出来吧,那人总是这样调整自己的情绪。杏一只手举着手机,另一只手百无聊赖地卷着自己的发尾。

 

 

沉稳有序的脚步声从手机的另一头不断传来,杏翻了个小小的白眼。明明喝的量都差不多,七种茨像是没事人一般,自己却时不时踉跄一下。然后思维便往要锻炼酒量和更远的地方飘去了。

直到那头的脚步声消失,面前和手机里同时传来了开门声。

七种茨一进门,在昏暗的房间里第一眼看到的是透着光的窗户,和站在窗前的杏,窗外的霓虹灯为她镀上一层稀薄的柔光。她刚刚垂下的手中握着显示“通话结束”字样的手机。

迈入房间后他马上就发现了房间里并没有开暖气,和走廊比起来房间里甚至更冷一些。七种茨一边脱下自己的西装外套,一边走到杏的面前盖在她身上。他看了一眼杏略微暴露的礼服,眉头紧皱。也不知道是因为她穿得这么少却不开暖气,还是因为回想起了庆功宴上其他男人看她的眼神。

“好慢。”

“有点喝太多了。”面带疲惫的七种茨伸手将眼前的杏拉入自己怀中。今晚是eden某场演唱会的庆功宴。在今天之前他可是过了整整半个月高负荷的日子,大量的偶像的练习和制作人方面的工作让他哪怕是有杏在帮衬,也感到了些许力不从心。直到迈入这个房间为止他都保持着神经高度紧绷的状态,毕竟社交也是非常重要的一环。谁知道下一秒遇到的人会不会能让他狠狠地压榨一笔。

就如同遇到怀里这个人一般出乎意料。

梦之咲的制作人,胜利女神,最初知晓她的时候他可是因为这些称号而楞了好一会,而当他真正见到她时却又感到十分失望。眼前这个看起来非常普通的少女真的担得起那些称号吗?

杏向他证明了她能够担起称号就是很久之后的事了。

七种茨努力地打散了自己准备回忆的冲动。他不想将难得的休息时间浪费在这种事情上。

杏低垂着眼帘任由他的双臂将她捆在自己怀里,从衬衫后面传来的热量让她留恋。可能是刚刚在窗台边站太久了吧,杏反省着自己。

“那个女人的味道。”杏想起了在今晚的宴会上,她路过那个女明星后闻到的浓烈香味。

七种茨轻笑了一声,抱着对方的双臂越发用力。

“那就用你的气味掩盖它吧。”

杏闭上眼睛,抬起双手环住了对方的腰。

“可以哦。”

 

end

————

我仿佛听到hekk在对我说“你滚吧”

评论

热度(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