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rk bell

这里阿夕
北极圈冷cp爱好者
专业段子和流水账
非常过激,戾气很重

aph好茶/亲子分/中欧夫妇/初恋组大本命
初恋组是撒在心头上拔不出来的一把玻璃渣
其他吃冷战/好茶前提的all耀or联耀/米列/普列
雷味音痴红色和普洪

es过激杏厨
只吃乙女,但不接受转校生=玩家
腐向拒绝腐向拒绝腐向拒绝

Leo杏大本命不动摇
主吃Leo杏/晃杏/涉杏/零杏
其他:日向杏/弓杏/绪杏/岚杏/真杏/泉杏/翠杏/敬杏/兔杏/昴杏/茨杏

没提到的乙女cp都是all杏前提下能吃,单独拿出来无感

cp洁癖严重,圈地自萌从你做起

*入坑APH刚满一个月的新人
*初恋组大本命
*小学生文笔,人物OOC有
*只是想写这么个场景与历史不符处逻辑不通处求无视
*因为神圣罗马认为意呆是女的所以部分地方会用女性称呼
*如能接受↑就请享用吧

*站在屋外扫地的意/大/利看到了缓缓走近的法/国。
“法/国哥哥!!”意/大/利小跑过去扑进了法国的怀里。
“噢噢小意长大了啊!好久不见了!”
“嘻嘻!”
两人又聊了一会后,法/国突然说道:“小意,你可以帮帮哥哥吗?”
意/大/利抬头看向法国,可因为逆光,他看不清法/国的表情。
但他还是毫不犹豫地答应了:“当然啦!”
“哥哥现在在战斗,可是伤亡太多了,士兵们也很疲惫。”他停顿了一会,但还是讲了下去“小意,你可以派你的军队来帮我吗?”
“可以啊!”依然是毫无迟疑便答应了。
“…真的吗?”
“恩!那我现在就回去和大家说一声!”说完意/大/利便往屋内跑去,但并没有走远便折了回来。
“小意怎么了?”
“那个…法/国哥哥,如果你见到了神/圣/罗/马的话能对他说快点回来吗…”说着头慢慢地低了下去“我已经等了他好久了可他一直没有回来…或者…告诉我他的现状也可以…”到了最后已接近喃喃自语。
“…………好,哥哥会跟他说的。”
“真的吗!太好了!”听到法/国回答后的意大利兴高采烈地回屋了,途中多次回头挥手。
屋外阳光明媚,却没有融化金发男子唇边如冰封般僵硬的笑容。
如果下次你还能见到我,
那我就只能对你说
那孩子不会回来了,再也不能和你相见了。

*普鲁士将怀中伤痕累累的少年放在床上。
“我…快消失了吧。”稚嫩的声线却有着和外表不符的成熟。
听到神/圣/罗/马的话普鲁士神情焦急地想说些什么,却又将到了嘴边的话咽回去。
你不会有事,你会好好的
多么不负责任的安慰,在既定的事实前毫无意义。
“无需安慰我,不过接下来的事就拜托你了…一定会很辛苦吧…对不起…”
“这是我的光荣。”哽咽的语气,坚定的意志。
“是你的话我倒是不怎么担心…就是…不太甘心…”
强装的成熟与坚定在回想起她那和阳光一样灿烂的笑容后悉数崩溃。
“可恶…!就这么完了吗…她还在等我啊!我还想见她啊!”
想见她
想触碰她
想继续感受到那手指的温度
视线逐渐模糊。
对不起我食言了……
对不起我回不去了……
意识消散的前一刻,他看到了她站在花田中笑着呼唤他。
“意/大/利…我爱…你…”
意识终于被黑暗吞没。
站在床边的普鲁士泪流满面地看着神/圣/罗/马呼唤着爱人的名字死去。
意/大/利,我的爱人,
请你一定要记住,
不管再过多少年,不管我变成什么样,
神/圣/罗/马在这世界上最喜欢意/大/利了。

很久很久以后,普鲁士对着床上睁开湛蓝色眼眸的少年说:
“你叫…德/国哦。”

评论(2)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