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rk bell

这里阿夕
北极圈冷cp爱好者
专业段子和流水账
非常过激,戾气很重

aph好茶/亲子分/中欧夫妇/初恋组大本命
初恋组是撒在心头上拔不出来的一把玻璃渣
其他吃冷战/好茶前提的all耀or联耀/米列/普列
雷味音痴红色和普洪

es过激杏厨
只吃乙女
Leo杏大本命不动摇
主吃Leo杏/晃杏/涉杏
其他:日向杏/弓杏/绪杏/岚杏/真杏/泉杏/翠杏/敬杏/兔杏/斑杏/昴杏
没提到的乙女cp都是all杏前提下能吃,单独拿出来无感

腐向不吃
所有拆写出来的乙女cp的腐向cp统统雷,其余无感

cp洁癖严重,圈地自萌从你做起

【中欧夫妇】For you

小镇姑娘×音乐家
文笔被我扔了,逻辑被我吃了
一点都不好吃不好吃不好吃
别问我为什么他们越来越痴汉
慎入慎入

当罗德里赫和往常一样在早晨推开家门后,迎接他的除了略微刺眼的朝阳以外,就是和往常一样放在地上的一朵雪绒花,和旁边的一张纸片

罗德里赫拾起花和纸片后照例四周望了望,尝试着寻找将这些放在自家门前的人,但还是和之前一样什么都看不到

他关上门后来到了客厅,将花朵放入一个装
满了来自同一个人的雪绒花的花瓶中,并将已经快要枯萎的花朵挑出来。然后就拿着纸片回到了卧室。

拉开书桌的抽屉后,他拿出了一叠用丝带扎起来的相同的纸片

所有的纸片上都是同一句话:For your music

这大概是某个喜爱他音乐的人送的吧,他一边这么猜测,一边将新的纸片和旧的扎在一起

将纸片们放进抽屉后他便真正开始了他新的一天

每天早晨他会先简单地做份三明治什么的作为早餐,独自居住的他不会弄得非常丰盛,收拾完不知道为什么总会被他弄得乱七八糟的厨房后他会坐在书桌前构想新的音乐

他的书桌就放置在窗前,他只要稍微抬头就能看到窗外的一片花田,和照顾这片花田的小餐馆老板的女儿——伊丽莎白

伊丽莎白经常会在早上给花浇水,穿着绿裙子白围裙的她会拿着水壶轻盈地在花丛间穿梭

她会轻声唱着歌,踏着旋转的舞步,水壶里喷洒出来的水也跟着她一起飞舞。在阳光的照耀下空中的水滴都闪烁着细小的光芒

而伊丽莎白就在光芒的正中央

罗德里赫坐在书桌前看呆了,就这么一直盯着伊丽莎白看,直到对方发现了自己的窥视

偶然瞥见窗口前的对方的伊丽莎白一想到自己刚才的样子被罗德里赫全部看到了就想当场挖个坑直接钻进去

“早、早上好…罗德里赫先生…”她吞吞吐吐地说道,因为紧张还有点结巴

“贵安,伊丽莎白小姐。”罗德里赫从呆愣的样子迅速反应过来,马上有礼地回答

伊丽莎白脸上染上了红晕,她又对着他点点头后快速地跑回了小餐馆里

看着对方这么明显的躲避,罗德里赫开始反思自己是不是应该不那么光明正大地坐在这看着对方

全然没有想到躲起来偷窥是更为变态的行为

到了中午的时候,罗德里赫稍微收拾了一下就出门了

目的地是相隔几十米的小餐馆

在这几十米的距离里,他又想了想送花的神秘人士的事情

他暂时认为对方是非常喜爱自己音乐的人,这大概是最好的情况

最坏的情况就是对方送花是出于爱慕了

可以的话他并不希望是这种情形,可是目前对方完全没有要出现在自己面前的倾向,就算真的是爱慕自己,他也不知道该怎么回拒

最重要的是——

他推开小餐馆的门,小小的店里挤满了人,罗德里赫一眼就看到了在许多桌子之间不断穿梭的伊丽莎白

伊丽莎白听到门被推开后铃铛响起的声音,赶紧往门口看去

罗德里赫看着她看到是自己后,脸蹭地一下就红透了,但还是对自己展开了非常灿烂的笑容

“欢迎光临!”

在那瞬间周围的人和嘈杂的声音统统消失了,他看到的听到的都只剩下那个穿着淡绿裙子白围裙的女生和她的声音

——他有喜欢的人了

虽然看到伊丽莎白的时候他的心跳瞬间快了一倍,但他表面上还是淡定地点点头打招呼,然后朝角落的空位子走去

“罗德里赫先生还是和平时一样吗?”在罗德里赫坐下的时候伊丽莎白已经走了过来问道

他点点头说:“是的,伊丽莎白小姐,麻烦你了。”

然后他看着伊丽莎白在基尔伯特,安东尼奥和弗朗西斯三人的大声起哄和挤眉弄眼中走向了厨房,基尔伯特好像还说了什么,但罗德里赫并没有听清,他只看到伊丽莎白从厨房里拿出平底锅把基尔伯特打了出去,然后伊丽莎白有点担忧地看向自己,在确认自己并没有听清楚他们的对话后她又松了一口气

看到他们的互动,罗德里赫眉间皱了皱,但随即便恢复了和平时无异的表情

小餐馆跟名字一样,非常小,只能放十多张桌子。在罗德里赫等待的过程中,略微昏暗的餐馆里不停地有人起身离开,也不断地有人接着坐下

人们不曾停歇的动作让餐馆里显得非常拥挤,而且人们的谈笑喧闹声也一直充斥在店内,完全没有散去的迹象。但就算是在这样的店内,罗德里赫的视线也没有从伊丽莎白身上离开过一刻

她就像是一束美丽的百合花,纯洁美丽;有时又和火红的玫瑰花一般热情似火,但不管是哪种样子的她,罗德里赫都一样地爱慕着

正如伊丽莎白不知道罗德里赫正抱着怎样的心情注视着自己,罗德里赫也不知道伊丽莎白现在的想法

她虽然看上去应对自如,但脑海里却思绪万千,不过总结起来也就一句话:

“被罗德里赫先生看到我那么丢脸的样子了该怎么办天呐他不会觉得我是个傻子吧万一他对我的印象变坏了怎么办????”

正好应了那句“恋爱使人盲目”

她偷偷向罗德里赫的方向瞄了一眼,却正好撞进了他的视线里,吓得她赶紧收回视线

伊丽莎白叹了口气,虽然她可以拿着平底锅将基尔伯特打成智障,也可以和弗朗西斯劈酒把对方喝趴下,但唯独面对罗德里赫时,她会变回一个对着喜欢的人连手脚都不知道该怎么摆的女生

也只有这种时候才会羡慕弗朗西斯了

她唯一敢做的就是每天早上将一束雪绒花放到他家门口,连在纸片上都只写了for your music,而不是for you,虽然她也确实很喜欢他的音乐就是了。

每个夜晚坐在屋旁的长凳上,看着微凉的晚风吹过后摇曳的花丛和镶嵌在夜空中的漫天星辰,耳边的是对面房子中传出的美妙旋律,那是伊丽莎白每一天最放松愉快的时候

想起了这个,伊丽莎白的心里顿时增添了一丝勇气。既然不能做不到直接上前表白,至少一点点地改变吧!她鼓励了一下自己,但随即便陷入了下一个难题:该从哪里开始改变?

伊丽莎白坐在柜台后面,双手托腮,皱着眉绞尽脑汁地想着自己能怎么改变

罗德里赫就是一边看着这样的她一边吃饭,到最后连饭吃完了都不知道,还是路过的安东尼奥问了一句提醒了他,不然他还能再吃一个小时的空气

回到家中,罗德里赫坐在书桌前看着窗外的花田,脑海里又回想起了刚才在餐馆里看到的伊丽莎白

他并不知道对方对他的感情,这或许就是每个暗恋着别人最不安的地方,更何况罗德里赫没有任何的恋爱经验,他完全不知道追求自己喜欢的女性该怎么做,他唯一擅长的音乐在此刻仿佛毫无用处

只有在这种时候才会羡慕弗朗西斯了

无力感带来的烦躁使他不能继续安静地坐在凳子上,他猛地起身,快步走到客厅,打算做点什么转移注意力

就在这时,他的视线被花瓶里的雪绒花吸引了

他愣愣地看着花,有什么东西在脑海里逐渐形成,但想法完全成形的瞬间,罗德里赫拔腿冲出了家门

第二天,伊丽莎白和平常一样捧着一束雪绒花来到了罗德里赫的家门口,她并没有像平时一样放下花之后就赶紧溜走,今天她在门口站了一会

她对于她能做到的小小改变感到不安,如果这会使罗德里赫困扰该怎么办?

想到这里,她甚至有了掉头打道回府的念头,但她还是强行把这个想法塞了回去

正当她准备弯下腰将花放下时,那篇门突然就打开了。伊丽莎白猛地抬头看向站在门口的人

她看到了面露震惊的罗德里赫,和他手里的红色天竺葵,以及和她的纸片上都一样写着“For you”的系着丝带的卡片

end

雪绒花:不用说都知道啥意思的吧,百度只查出象征勇气

红色天竺葵:我脑海里的你挥之不去

越写到后面就越没有感觉…最后就直接仓促结局烂尾了…轻点喷轻点喷…

评论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