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rk bell

这里阿夕
北极圈冷cp爱好者
专业段子和流水账
非常过激,戾气很重

aph好茶/亲子分/中欧夫妇/初恋组大本命
初恋组是撒在心头上拔不出来的一把玻璃渣
其他吃冷战/好茶前提的all耀or联耀/米列/普列
雷味音痴红色和普洪

es过激杏厨
只吃乙女
Leo杏大本命不动摇
主吃Leo杏/晃杏/涉杏
其他:日向杏/弓杏/绪杏/岚杏/真杏/泉杏/翠杏/敬杏/兔杏/斑杏/昴杏
没提到的乙女cp都是all杏前提下能吃,单独拿出来无感

腐向不吃
所有拆写出来的乙女cp的腐向cp统统雷,其余无感

cp洁癖严重,圈地自萌从你做起

【真杏】Sense and sensibility

凌茉太太给的脑洞_(°ω°」∠)_她还帮我改文qwqq不改的话一看就是我这种专业流水账的人写的

我还跟太太说lof这边发没有改过的文orz不敢啊!
太太的脑洞甜到爆炸好吃到升天

个人觉得这篇文的组成是我6太太4
人物ooc可能有,私设有

和原剧情有点出入

祝食用愉快

————————————

作为繁忙偶像的游木真和有着同样程度,甚至是更多工作量的制作人杏,在难得的假日里唯一想做的,就是宅在家里彻底放松一天。

之前他们还会想到要和对方一起出去哪里逛逛街,但真正实施起来,不管是平日光鲜亮丽的idol,还是认真可靠的制作人,死宅属性一起爆发,最终不约而同地选择了赖在杏公寓的沙发上,度过珍贵的休息时间。

今天也是如此。

冬日午后的太阳并不炎热,洒在大街上的行人身上也只是让人感到暖洋洋的。这样的阳光斜斜地从阳台的落地窗照射进来,照亮了屋内的木制地板。

穿着短袖的杏正趴在离落地窗不远的沙发上,一边心里感叹着暖气是多么伟大的发明,一边玩着手机,时不时晃动两下曲起的双腿。而旁边靠着沙发坐在地板上的游木真正聚精会神地摆弄着游戏手柄,将所有的注意力都放在正在玩的电子游戏上。两人之间没有任何的交流,房间内只有游木真按动手柄发出的声响和游戏声效。但这样无言又静好的时光却正是他们最享受的。

但今天又不是完全如此。

起因是一张照片。杏在玩腻了手机之后转了个身,百无聊赖地躺在那。看了一会游木真玩电子游戏,却因为不知道游戏规则而看不懂。就在她躺在沙发上放空自我,无所事事地盯着天花板时,一个突然出现在脑海的想法驱使她坐了起来。

一分钟后杏又回到了沙发上继续躺着,只是手里多了一本相册。

翻开相册进入视线的第一张照片就是她和Trickstar成员们的合照。那已经是距离现在有四五年之久的照片了。上边的他们脸上还有着一股稚气,但是他们的笑容直到现在也没有改变过,还是那般的耀眼和温暖。不管她怎么跌倒怎么心灰意冷,只要看着他们的微笑,她就会有勇气重新站起来继续朝着他们所在的地方奔跑。

杏一张张照片看过去,每一张照片上都是她在各种学校活动中照的,都记录着她在梦之咲里的美好回忆。虽然第二页里羽风前辈费了很大劲抓住了自己并合影了一张的回忆并不是太好。

“你什么时候和羽风前辈那么亲密了?”

游木真的声音突然响起,杏吓了一跳。他不知何时停下了按动游戏手柄的动作,和自己一起看着相册,可是面色不是特别好就是了。

“还搂着你的肩呢。”游木真撇着嘴盯着那张相片继续说道,照片上的两人靠得很近,羽风薰的一只手正搭在杏的肩膀上。

“没有,只是那天被羽风前辈拉着照了一张罢了。”杏从沙发上坐了起来,让出一点位置让他坐在身边一起看相册。游木真挨坐下之后,生涩地一只手揽住了杏的肩膀,将她往自己的怀里带。

将这一系列动作都收进眼里的杏低头笑了笑,并没有告诉真,他脸上起了红晕。

他们一边看着相册中的相片,一边聊着学生时代的事情,任由时间在彼此回忆之间流逝。

在游木真翻开了最后一页,杏惊呼了一下。稍微被杏的反应吓到的游木真也将视线放在着这一页里唯一的一张相片中。看到相片的瞬间,游木真的大脑就开始处于死机状态。

啊…似乎是什么不得了的东西…

“这这、这张照片怎么会在这里啊!!!”游木真半张着嘴,瞪大了眼睛看向相片,脸上既有着惊讶也带着点狼狈,刚刚红晕才散去的脸又变得通红起来。

照片上的游木真泫然欲泣,狼狈地看向镜头,他身后的是不顾形象双手环抱住他的腰,满脸陶醉的濑名泉。

当时只是前夜祭好好的彩排,濑名泉一如既往的痴汉突然发作,飞扑上来抱住了游木真。自己虽然挣扎着向周围人求助,但是还是没有逃离泉的“哥哥的爱。”

杏在看到照片后,注意力就全都放到自己身边的人身上了。她能猜到真会有怎样的有趣反应。但真正看到对方的表情之后,还是忍不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小杏你还笑……”游木真看到女友的反应后,有点委屈地低下了头:“而且当时你不仅不帮我,还拍下了这张照片。”

“抱歉抱歉。”杏揉了揉自己笑僵了的脸颊:“因为真的…噗,太有趣了哈哈哈。”

她当时是打算出手帮忙的,可是游木真小动物一般的可怜眼神和身后濑名泉用变态来形容都没有问题的笑容形成的对比,实在是太令人忍俊不禁。

于是她的身体比她的大脑更快一步做出了行动,拿出手机按了快门。

说着杏将相册凑到游木真的面前:“难道你不觉得很有趣吗?”

游木真哭丧着脸抗议道:“哪里有趣了!被泉前辈这样纠缠我可是很困扰的啊!等等…杏你在干嘛?”在抗议的同时游木真看着杏拿出手机拍下了这张照片,并打开了推特。

“杏、杏你不会是要发推特吧!!”游木真惊恐地看着杏的一系列行为,“诶别发啊!等、别艾特泉前辈!!!”

游木真有点着急地坐了起来想去抢杏的手机,阻止她将自己这么丢脸的照片发到推特上去。可他那点小心思,怎么可能瞒过对方。杏早就爬到了沙发的另一端,将手机高高地举起。

“为什么啊,你看你和泉前辈站在一起多养眼啊”杏笑嘻嘻地看着不停伸手想要抢自己手机的游木真:“而且他那么迷恋你,你心里其实也是不讨厌他的不是吗?放学了还一起手牵手回家,好苏啊。”

“没有啊!我对泉前辈只有作为模特和偶像的尊敬!就那一次,我高中最多的还是送你一起回家,因为想被你留晚饭。”游木真一边反驳一边焦急地伸手试图去够到手机,丝毫没发现自己当着事主的面说出了什么不得了的言论:“杏啊啊啊求你快删了推特!泉前辈和他的粉丝看到了肯定都会疯的!”

杏却在他够到自己的手机之前先一步按下了发送,她拼命往沙发的边缘挪动,把手机远远地举到沙发外:“不给!也算是粉丝福利,纪念一下青春多好。”

可这次游木真似乎是真的着急了。整个人毫无形象地压在杏的身上。衣服因为两个人的磨蹭已经是皱巴巴的了,眼镜更是因为游木真的动作而松松垮垮地歪在鼻梁上,再往下一点就会掉。但游木真也没有去扶,全心全意地去抢杏手里的手机。

这么大面积的肌肤接触放平常的话足够让他连耳根都红透,虽说现在的他也不至于害羞拘束到稍微碰一下都会像受惊的松鼠一样,不过依旧是带着无法抹去的羞涩。但现在他为了濑名泉却毫不在意。本来还有点逗弄游木真意思的杏意识到这一点后心情急剧转下。

什么啊…原来你还是在乎他超过我…

游木真虽然对濑名泉真的是能避则避,但他躲的也只是对方对他的变态行径。像是濑名泉的跟踪偷拍都是让游木真从学生时代开始就十分头疼的。但撇开这些,不管是作为模特还是作为偶像的濑名泉,游木真都是发自内心的向往和崇敬,当然他是怎么都不会在濑名泉面前说这些的。每次在家里看濑名泉的演出节目时,杏都能看到游木真满脸认真地盯着电视屏幕看,眼里流露出的憧憬无处掩藏。

每次私下说起濑名泉时,游木真都是一幅非常认真的模样。相比之下,自己的存在在他心里则显得可有可无多了。

想到这里,杏抿了抿唇,她收回手,有点用力地将手机拍在游木真的胸口上:“算了,给你吧。”

游木真刚蓄完力,正打算一口气将手机抢过来。但杏这将手机一收回来,他原本可以够到手机的手则抓了个空,杏使了点力的拍击又使他失去了平衡。他整个人不受控制的往外摔去,却并没有在接触到支撑物后停止,反而世界一起天旋地转,一片黑暗。

巨大声响让整层楼都似乎跟着震动,夹杂着游木真内心绝望的哭泣:我…我又搞砸了…

沙发翻了。

当游木真再一次睁开眼,自己视线所及之处都变得十分模糊。他这才发现,本来就处于鼻尖危险地带的眼镜,还是掉了。没有反应过来的他完全看不清周围,只能胡乱地摸着:”杏?杏!你没事吗?你在哪里?”

可他还没有摸索多久,就发现自己手下的触感非常柔软。游木真努力在模糊的视线内认真辨认,这才发现自己正趴在杏的身上,柔软的触感是因为他两只手分别放在杏的胸口和大腿上。

意识到这里,游木真猛地收回自己的手,立马坐了起来。

啊啊啊啊啊啊我干了什么!

“杏你没事吧!”尽管手摸到的部位让他感觉自己的脸部发烫,但对于杏的担心暂时胜过了害羞,他赶紧坐起来上下检查对方有没有受伤:”杏你有哪里撞到了吗?头…头没事吧?!”

沙发倒了两个人摔了的事实还没在杏的脑海中消化完毕,她有点呆滞地看着游木真,迷迷糊糊地眨眨眼,显然还没彻底反应过来:”唔…呃…”

看到杏的反应,游木真便更加着急了,杏为了自己而受伤什么的…他一辈子都不会原谅自己的。他拼命摇晃着对方的肩膀,试图将杏的神智唤回来:“没事吧?是不是哪里摔伤了?真的对不起!”

本来只是有点头晕的杏被这么一摇,就更晕晕乎乎的,她努力地伸出手抓住游木真的肩膀:“我没事……你别摇晃我了……”

摇晃终于停止,杏深吸了几口气,冷静下来整理好思绪。她第一眼看清的,便是跪坐在自己身上的游木真。

他两只手还放在自己身体的两侧,脸上写满了担忧与不安。眼镜掉落在了不远处的地板上,没有任何东西遮盖的漂亮的绿色眼眸里,是自己的剪影。每天都会精心打理的头发现在乱糟糟的,后脑勺还翘起来一缕呆毛。而原本扣的好好的衬衫纽扣,也因为刚才的争夺和摔跤挣开了两颗。只要她往下看,对方诱人的锁骨,不会很夸张但足够结实的胸肌,被大家严格监督科学饮食每日锻炼所维持完美的小腹到腰的曲线,全都尽收眼底,甚至连稍微歪了一些的裤腰处,漏出来的浅灰色内裤边,都包括在内。

杏的脸蹭地烧了起来,不自然地偏过头躲开了真的视线:

啊…犯规,太犯规了!

游木真看到她的举动,才意识到自己坐在对方的身上的姿势太过亲密了。他手脚并用地爬到了旁边的地板上:啊啊啊啊啊!怎么办!要被杏讨厌了!眼镜,我的眼镜去哪里了…

他慌慌张张地到处摸索:唔…明明都交往了我为什么还是不能……下次我一定要再去问问衣更君怎么做才能变得更可靠。

就像魔术般,眼镜被突然塞到了手中,连带着还有刚刚一切事故的起因,杏的闷闷的声音从旁边传来:“给你吧,不愿意的话就自己删了吧。”

虽然游木真是用最快的速度打开了手机,但是敌不过人数众多时时刻刻盯着的粉丝,濑名泉甚至还转发评论:

“哥哥最爱你了。”

看着泉和底下粉丝们的热情高涨的回复,真下意识捂脸哀嚎:为什么…..惹了这么多事,最后还是被泉前辈看到了……

他打开自己的推特,转发回复了濑名泉:
“非常感谢泉前辈,但请不要再提了。”

做完这一切,游木真长叹了一口气退出了界面,但他随即又突然涌起奇怪的不安感。

周围似乎…安静过头了。

杏呢?

这么想着,真四周环顾了一下。杏背靠着自己,随意地坐在翻倒了的沙发椅背上。两手托腮,是呆呆地看着木制地板,神情却是带着点落寞。

不对劲,非常不对劲!

“杏,你这不会是……吃醋了吧?!”

原本在情事上总是缺根筋的游木真却犹如突然开窍一般,行动大于思考,凑过去小心翼翼地问了一句。话刚出口,他却是自己先吓了一跳:不,不可能吧?!

“是啊。”意外地,杏很直率地点点头,她罕见的叹了口气,严肃地看着自己:“你和濑名前辈关系那么好,站在一起也很养眼,而且他还那么喜欢你。真的不考虑在一起吗?”

“不、不不不不不可能!!!怎么可能会考虑和泉前辈在一起啊!”游木真一下子涨红了脸,不由自主地后退两步,明明是自己的女友,脑海里却想着自己和他人凑一对。他结结巴巴拼命否认:“你,你为什么会这样理解啊啊啊!我明明……”

辩解的声音越来越弱,到了最后几不可闻。

“明明什么?”杏笑眯眯地看着坐在身旁的男友。而游木真坐在地上头越埋越低,他感觉自己明明已经建立起的自信和勇气突然被推倒,仅仅是对方的视线,就能将自己灼伤。他小声地将未说完的话补完:

“因为,喜欢你……”

“你说了什么?我听不清楚哦~”

唔……太坏心眼了,刚刚明明应该听到了吧…

这种糟糕的感觉就像是温泉里泡久了晕晕乎乎,血液上涌把脸烧得通红;又似乎再体验了一回大神晃牙的特训,心跳的飞快却又如鲠在喉,发出一个音节也疼痛难忍。游木真深吸了一口气,猛地抬起了头:

“因为我——唔!”

这一回,他的话还没说完,就被杏的嘴唇堵了回去。

对方长长的睫毛微微颤抖,似乎就要触碰到眼镜片上。不听话的发丝已经先一步钻入了衣领,随着杏的动作而撩拨着脖颈,带来一种痒痒的而又奇异的快感。全身所有的感官似乎都被集中体会这个敏感而又柔软的接触,似乎还品尝到了带着点蜜瓜甜味的唇膏。

他闭上眼,把对方带入自己怀里,不断地深入感受这个吻。

“我也爱你。”杏直视着游木真的眼睛,在这个深吻过后。

五分钟之后,推特再次爆炸了。

上一条的热度还在不断走高,游木真和杏又一起发了新推。

上边只有一张照片。

没有任何的说明。照片里的游木真举着自拍杆,而杏则是模仿当初的濑名泉,从身后抱住真的腰,露出的半张脸,似乎还带着羞涩。

不过这次,照片里的两人,都是幸福的笑着。

end

————————
和游戏剧情有出入的地方是游戏剧情里mako是向岚姐求助,但这里改成了向杏求助

不说了我去抱会太太的大腿

评论(1)

热度(82)

  1. 姚梓睦dark bell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