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rk bell

圈名阿夕

——你的船为何驶向东方?

——因为那里有好茶和他。

茨杏

距离我说退坑不产粮只过了几天,脸疼

cp脑转得太厉害

ooc严重,与日服新卡相关的部分纯属瞎编

不知道想表达什么

——————

“茨,你最近和杏さん好像走得很近啊。”坐在沙发上原本无所事事地看着手机的涟,极其突然地对茨发问。


哔哔哔哔哔——七种茨的脑中开始响起警报


“没有啊,你怎么会那么想?”


笑容自然,确认;语调自然,确认;动作自然,确认。很好,自己现在的反应完美无缺。

“实际上我这几天都没见过她。”

是三天。脑中的一个声音毫无意义地补充道,仿佛这是什么很重要的事情。


“啊!这个我知道!”一旁的巴日和就像是小学课堂上急于展示自己的小男生一般抢过话头,得意洋洋地说道,“昨天杏ちゃん和同班同学出去合宿了!今天才回来!”


合宿。


七种茨脸上的笑容僵了僵,而巴日和就像是完全没有留意到一般继续往下讲:“这是昨天她和我在line上聊天时说的!”

“你还会和杏さん在line上聊天吗?”原本在看书的乱凪砂也加入到了话题当中。

“当然!我可是经常和她聊line的。”

“你们会聊些什么?工作吗?”

巴日和仿佛听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事情,表情非常夸张。

“怎么可能,聊工作也太无趣了吧。”

好的,明白了。七种茨觉得如果自己听到这里还不懂巴日和是在暗讽自己的话,他就把手里的这堆文件吃下去。


七种茨继续浏览着自己手上的文件,假装没有留意他们之间的对话。


Eden下个星期的安排……

“你们看,这是杏ちゃん昨天发给我的照片!”
“诶——她穿的是执事装吗?”
“很适合她呢。”

随手将因为不小心用劲过度而被折皱的日程表放一边,七种茨拿起另一份文件。


工作合同的确认……

“这张好像是晚上和同班同学休息时的合照。”
“等等…!我记得除了杏さん以外的人全是男性吧!”

七种茨默不作声地把签名签歪了的合同揉成一团扔进垃圾桶里,转身打开笔记本重新打印一份合同和日程表。

他看了一眼仍围在一起讨论的三人,在心里说了一句“无药可救”之后起身走出房间,往打印机所在的地方走去。

房门被关上的下一秒,原本应该彻底沉浸在讨论中的巴日和抬起头来,他看了一眼垃圾桶内已经沦为废纸的合同,放声肆笑。


“哈哈哈哈哈哈,毒蛇也会有这一天呢,真是无药可救了。”


走在走廊上的七种茨感觉到一阵焦躁,他不知这股焦躁到底从何而来,又应该怎么平息它。可它偏偏恼得他心绪不宁,连工作效率都被拖低了。他皱紧眉头,加快了自己的脚步,试图将它抛之脑后。

事实证明,莲巳敬人经常说不能在走廊上奔跑是有道理的。

虽然还不能算是在跑步,但七种茨还是在拐角处和别人撞了个满怀。

“唔…!”
“啊!”

他在撞上的一瞬间瞥到了是一名女性。

有着一头栗色头发,穿着梦之咲偶像科校服的女性。

在他大脑还没清晰地意识到眼前的人是谁之前,潜意识中已经作出了反应。那股焦躁瞬间消失得无影无踪,取而代之的是某种他更不愿面对的感情。


所幸两人的速度都不是很快,被撞退几步之后就都站稳了。

“杏さん,你没事吧!天呐区区在下居然不小心触碰到了杏さん,还伤害到了你,我干脆现在以死谢罪吧!”


平时的腔调,正确的表情


“我、我没有事,七种くん!请不要这么做!”听着面前的人说的话,虽然知道对方不可能真的以死谢罪,但杏还是急忙表示自己并没有事。

 

 

尽管杏这么说着,但七种茨还是仔细地上下打量了一下她,确认她是真的没事之后,心底才暗松了一口气。

“杏さん没事就好。”七种茨随即把视线放到杏手里的袋子上,“这个是?”

杏听到对方提及这个后,笑着将袋子举到胸前。

“这是昨天去合宿时带回来的礼物!我们是去一家餐厅工作和宣传自己。那家店的食物虽然不是很出名,但我觉得非常好吃,所以打算带一些回来给大家!”讲到合宿的时候,杏的脸上始终洋溢着灿烂的笑容。

七种茨看着她,有点怔住了。

“…啊!抱歉!我是不是耽误七种くん的工作了!”杏明显误会了七种茨的出神。

“我只是去打印一些文件而已,比起这些,杏さん还是赶紧去休息室吧,大家都在那里。”

“好的,那我先去休息室等七种くん了。”杏朝七种茨微微鞠躬后,往七种茨来的方向走去。


看着对方的背影逐渐远去,七种茨才迈开了脚步,继续往目的地赶去。

回想起刚才和杏的对话,七种茨不屑地笑了笑。

那种毫无知名度的东西,不用想都是没法入口的,仅仅是自己觉得好吃就赶紧拿过来给他们,她想自称制作人还早的很呢。


可是想起她刚刚的笑容,一种比之前的焦躁更扰人神智的感情满溢而出。


天呐


不会有比这更糟糕的事情了


他居然在感到高兴。

end

——————

开头:信心满满

中间:emmmmm

结尾:我写的什么玩意,因为这东西掉的粉怕是要比退坑掉得还多

评论(5)

热度(124)